<var id="ptph9"></var>
      <form id="ptph9"><sub id="ptph9"></sub></form>

      <menuitem id="ptph9"></menuitem>

      <ruby id="ptph9"><meter id="ptph9"><noframes id="ptph9">
      <delect id="ptph9"><ruby id="ptph9"><output id="ptph9"></output></ruby></delect>
      <output id="ptph9"></output><p id="ptph9"><address id="ptph9"><form id="ptph9"></form></address></p>
      <em id="ptph9"><ruby id="ptph9"></ruby></em><ins id="ptph9"></ins>

      <delect id="ptph9"><dl id="ptph9"><nobr id="ptph9"></nobr></dl></delect>

      <p id="ptph9"></p>
      <cite id="ptph9"><dfn id="ptph9"></dfn></cite>

      <rp id="ptph9"><sub id="ptph9"></sub></rp>

      您當前的位置 : 貴陽網 > 點贊貴陽

      半月談聚焦貴安新區:當新城遇見古墓,“要動土先考古”

      今年3月底,貴州貴安新區大松山墓群入選2022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這是年輕的國家級新區——貴安新區的第三個重大考古發現。作為罕見的古代大型公共墓地,大松山墓群的成功發掘在為科學開發古墓群積累下重要經驗的同時,也成為文物考古與城市發展有機融合的經典案例。

      項目啟動,從一把洛陽鏟開始

      從空中俯瞰貴安新區馬場鎮大松山周邊的3000多畝土地,大量墓坑密集分布在此,相鄰的墓坑間僅幾十公分甚至疊壓……這里本是貴州醫科大學新校區項目的建設范圍。2022年初“動工”建設時,周邊居民普遍表示疑惑:這個工地格外安靜,看不到來往的大型挖掘設備,聽不到機器轟鳴聲,只有幾十名考古人每天安安靜靜地對著土堆忙碌。

      “首先打入土中的不是水泥樁,項目的正式動工,是從一把洛陽鏟打入土層開始的。”當時的建設者和考古人告訴半月談記者。

      貴安新區是2014年批準設立的第8個國家級新區。雖然是一座新城,但這一區域地下遺跡異常豐富,早在20世紀60年代,這一區域發掘的墓群就曾出土過大量陶、瓷、漆、銅、金、銀等品類的珍貴文物。

      3月30日拍攝的貴州貴安新區大松山墓群挖掘現場(無人機照片)楊文斌/攝

      2021年,貴州醫科大學新校區建設項目啟動,按照“要動土先考古”共識,建設方委托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開展考古調查。經過仔細勘探,在貴安新區馬場鎮栗木村的大松山附近發現了古墓群。

      “時間緊、任務重、人手少。”主持本次考古發掘和研究的項目負責人、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周必素如此形容大松山墓群考古。為了高質高效完成考古任務,最大限度減少對新校區項目進度的影響,從2022年7月全面啟動,到2023年1月結束田野發掘工作,短短半年時間,考古隊的發掘面積達到1.35萬平方米,清理墓葬共計2192座,出土的各類隨葬品達4000余件(套),年代從兩晉一直延續到宋元明時期。

      大松山墓群考古,因此被專家稱贊為“創造了發掘規模和發掘速度的奇跡”。

      未來與歷史不可偏廢

      為疏解省會功能、繁榮新區,貴州一批學校、醫療機構等近年紛紛在貴安新區建設新校區、分院。城市開發建設與文物保護的矛盾日益突出。

      “在貴安新區,基本每一個大型基建項目都開展了考古調查工作。”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大松山墓群考古發掘隊隊員胡昌國說。據不完全統計,2013年以來,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貴安新區開展基建文物調查項目約100個,并多次進行考古發掘。

      “新區發展,一邊是未來,一邊是歷史,兩者不可偏廢。”胡昌國說,“堅持‘要動土先考古’,既體現了城市發展的速度,也體現了保護城市文脈的溫度。”

      在考古人的鏟下,貴安新區成了貴州考古的福地。位于馬場鎮平寨村的牛坡洞遺址和位于高峰鎮巖孔村的招果洞遺址,先后入選“2016中國考古新發現”和“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累累考古碩果與當地“考古前置”的工作理念是分不開的。近年來,貴陽、貴安出臺系列舉措摸清地下考古資源情況,處理城市開發建設與文物保護的沖突。早在2018年,在貴陽市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中,就明確工程建設前必須進行考古調查。2021年5月,《貴陽市、貴安新區考古調查專項區域評估指導意見(試行)》出臺,明確要求縣級政府土地出讓前、土地出讓面積在1萬平方米以上的,須開展文物考古調查。

      “此舉將相關法律法規進一步細化,防止在城市開發建設中破壞文物,對于保護優秀文化遺產大有好處。”貴陽市文化和旅游局文物處處長周星說。

      貴州貴安新區大松山墓群挖掘現場拍攝的出土文物 楊文斌/攝

      讓“城市考古”深度融入城市發展

      “大松山墓群是貴州已發掘規模最大、延續時間最長的一處墓地,是一部埋在地下的‘黔中通史’。”周必素說。大松山墓群的考古發現,客觀反映了該地區不同時期生活、商貿、信仰、喪葬等面貌,生動描繪出西南邊疆古代民族的千年歷史畫卷。

      專家認為,大松山墓群以實物的形態展現了中國西南地區多民族不斷融入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格局、文化上相互交融的歷史演進過程。

      在大松山墓群文物臨時庫房,半月談記者看到,出土文物林林總總,其中有金掛飾、銀梳背、串珠、項飾等造型獨特、工藝精湛的精美裝飾品,還有反映中外文化交流的寶石和玻璃珠等。

      “這種鈉鈣玻璃珠,從兩邊斷面整齊的情況來看,采取的是拉制法,和東南亞、南亞地區遺址出土的‘太平洋珠’有著相同的生產工藝,應該來自域外。”周必素一邊展示一串明代珠飾,一邊分析,“這類文物出土了不少,說明黔中地區當時處于中外文化、商貿往來的交匯地帶,直接或間接和域外有著貿易往來。”

      在周必素看來,墓群年代持續千余年,當地應該沒有遭遇類似戰爭、重大疾病等造成群體性大量死亡的情況,很像一個無兵器、均貧富的世外桃源。

      目前,大松山墓群田野發掘工作已經全面結束,轉入室內整理工作階段??脊殴ぷ髡哒跒榫帉懣脊虐l掘報告做準備,下一步還將全力配合做好原址保護、展示等工作。

      周必素認為,在外界看來,貴州長期以來是西南“蠻夷之地”,一項項考古成果則將大大增強貴州人的文化自信。未來可以通過建設考古博物館、考古公園,探索“城市考古”,留住城市文化脈絡,深度融入城市發展。

      半月談記者 李驚亞 刊于《半月談內部版》2023年第6期

      編輯:汪東偉

      統籌:吳亞鵬

      編審:干江沄

      亚洲国产精品成人无码

        <var id="ptph9"></var>
          <form id="ptph9"><sub id="ptph9"></sub></form>

          <menuitem id="ptph9"></menuitem>

          <ruby id="ptph9"><meter id="ptph9"><noframes id="ptph9">
          <delect id="ptph9"><ruby id="ptph9"><output id="ptph9"></output></ruby></delect>
          <output id="ptph9"></output><p id="ptph9"><address id="ptph9"><form id="ptph9"></form></address></p>
          <em id="ptph9"><ruby id="ptph9"></ruby></em><ins id="ptph9"></ins>

          <delect id="ptph9"><dl id="ptph9"><nobr id="ptph9"></nobr></dl></delect>

          <p id="ptph9"></p>
          <cite id="ptph9"><dfn id="ptph9"></dfn></cite>

          <rp id="ptph9"><sub id="ptph9"></sub></rp>